系 为暗想:4 Source Code + X

6170448143_6e8386178c_z.jpg(JPEG 图像,640x640 像素)

最近,有一位来自学术界朋友,找到了我们这个开源的圈子,因为他正在做一个课题«开源项目知识共享影响机理»,打算做一轮访谈,他所提出的大多数问题,都是围绕开源与知识共享展开的,我在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思考之后,却打算撇开那些问题,谈谈我的一些思考.

最早的Source Code,其实是非常学术性的,那些科学家们,研究,发明并制造出了计算机,然后再编写计算机能够运行的代码. 对于科学家来说:代码与论文非常类似,都是学术成果,饱含知识. 他们应该,也必须被分享给学术界的其他专家.

所以,在非常早期的阶段:

Source Code + 论文 = 知识分享

到 了1976年2月3日,比尔盖茨发了一封著名的«写给电脑爱好者的公开信»,高唱版权与利益. 而且愤怒的将那些免费复制软件的家伙,称之为:窃贼!盖茨的 观点,可以说完全正当,甚至他的逻辑也完全成立,如果无法保护商业软件的版权,那么整个软件行业都不会出现,他们会永远停留在校园里,停留在学术阶段.

所以,在看到的软件利益之后:

Source Code + 版权 = 利益

有一群黑客,他们崇尚自由,并且痛恨一切对于自由的限制,哪怕是合理的,合法的限制. 伟大的Richard Stallman站了出来,在1985年发表了GNU宣言,并于1989年起草了GPL,提出了Copyleft的概念.

所以,在追求自由的黑客看来:

Source Code + GPL = 自由

而在另一方面,[贪得无厌]的资本家们,觉得版权法对于他们利益的保护依然不够,他们需要借助专利的力量,不仅保证对手无法盗版他们的软件,而且连仿制都将违法. 从美国的软件专利的历史来看,1992年以后,美国的软件专利保护,一直在承不断扩大的趋势.

所以,对于资本家来说:

Source Code + 专利 = 受到更多保护的利益

当 然,这个世界上,中庸的人与团体,还是大多数. 围绕着源代码,大家也在探索,是不是能够建立某种利益的共同体,而且这个共同体,并不会追求极端的自由,并 不是仅仅为了共享知识,交流学术,他们拿起了法律的武器,创作了很多种不同的License,用于规定参与各方的权利与义务,不但能够与版权相容,甚至与 专利都不产生矛盾. (最早的Open Source这个名词,诞生于1998年)

所以,成千上万的人们,从五湖四海走来,团结在某一个License之下:

Source Code + License = Open Source

就像我不会批评比尔盖茨一样,没有对于版权的强调,就不会有健康的软件行业. 我也不会批评开源运动,没有足够好的利益协调机制,仅仅靠理想与坚持,根本不会有现在这么多开源软件.

总体而言,我的态度是:自由软件值得尊重;软件版权应该遵守;开源运动值得参与;专利说到底是个很糟糕的东西;

而知识, 
蕴含在任何能够被读到的源代码里. 

是也乎

此文,发源自 DevRel 社区内部列表, 授权首发在此.

应该说长年坚持 禾厶口土木曹 的老庄,其实在逐渐找回文字的力量, 用平实的语言,说一些亲身的体验, 这样很好很强大,

DevRel 正是想聚集起来这种文字,来对抗反复定义我们的 主流技术媒体们.

2014-06-01   ItChaos   

声明: 本文采用 BY-NC-SA 授权。转载请注明转自: 猎豹开发社

Related Posts:


更多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